爱的战士宇智波

晚自习脑洞,小学生文笔

在故事的开始,你会很惊讶地看见一个老套的剧情,某个仙气飘飘的男子端坐在断崖上,一脸肃穆地在——啃猪蹄。
对,就是这样,谁让作者是个段子手且写这段的时候在吃红烧猪蹄呢,尚仙无奈地耸耸肩,又咬了一口猪蹄,让这个故事的开头显得更佳诡异。
尚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种感觉,这个世界是一个故事,他是主角,然后必须有凄苦的身世神秘的奇遇励志的发展诸如此类。当然,还得有一个绝佳的“人设”。别问尚仙身为仙侠流主角为什么会知道这些超现代的说法,因为他的亲妈我懒得解释。
继续说人设的事。尚仙的人设可以说是修仙文烂大街标配:高冷面瘫,仙气飘飘,天资无双,擅长炼器符藺的某大派修士。
虽说很烂大街,但是对尚仙来说,保持这种人设,每天勾心斗角,记挂血海深仇真的很累。
“我尚仙只想过平凡的生活。”他如是说。
毕竟谁也不想每天被追着喊尚仙上仙(对,这是亲妈我的恶趣味),每天跟那些老东西虚与委蛇,是吧?所以,尚仙,他逃,哦不是,下凡历练了。
尚仙好歹过了几十年主角日子了,早已深谙“主角开启新地图必有奇遇”这一定律。
随手掐了个清诀打理自己,尚仙又成了不食人间烟火的上仙。
“只是不知道,这次是路见不平还是灵物奇遇了。”尚仙无所谓地想到。
——分割线——
“快,抓住那妖孽!”几个修士御剑飞向尚仙,一团黑影先他们一步扑进尚仙怀里。
“哟,看来是两者皆有之。”这样想着,尚仙脸上还是一副风轻云淡。
几个修士也见了他,没等疑惑为何荒野之地有一修士,领头人就极有颜色地收起了飞剑
,拱手道:“不知尚仙上仙为何在此?”
“历练。”
领头人挤出略带牙疼的微笑:“可曾见一妖物路过?”
“未曾。”
你可睁着眼睛说瞎话吧!领头人这样想,但他也知道这位就算睁着眼睛说瞎话他也只有承下的份,咬咬牙转身离开:“走!”可他不能拿尚仙怎么样,别人可不一定。
待来人走远,尚仙才收起“高岭之花”装备,挑挑眉,在附近布置好隔音结界后拉出那个黑团子。
“什么东西?”
黑团子踢蹬了两下,发现挣脱不开,身体就有些僵硬了。
“妖孽,嗯?”尚仙故意摇了摇团子,看到黑不溜秋的一团开始瑟瑟发抖后,才满意地笑笑。不得不说,这玩意儿给长年保持“人设”的他带来了乐趣。
但是这笑容在小黑眼中无疑是恶鬼的微笑了——如果它知道什么是恶鬼的话。
“连我也没见过的品种——用来炼器试试。”
小黑是懂得“炼器”这个词的意思的,因为上一伙这么说的人随即杀掉了收养它的老鹿妖,而它刚从他们手中捡回一条命。
尚仙还没来得及动作,手里的黑团子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喵~”得叫了一声。柔媚婉转,一咏三叹,女仙见了一定同情心泛滥。
尚仙这样想,如果不是这团子丑得这样人神共愤的话。
看见不为所动的尚仙,小黑抖得更厉害了,它不明白,为什么每次那只黑猫这样叫的时候都能得到老鹿妖采来的最好的灵果,但是自己却不行。老鹿妖总是说自己食量太大了只把最劣等的果子给自己,可是自己真的很饿啊……其实现在想这些事有什么用呢,老鹿妖和黑猫已经变成了一堆碎肉和一大滩血,自己……大概也要死了吧。
小黑想开了,放弃了挣扎,看起来……更丑了。
“不挣扎了?”尚仙饶有兴趣地放下团子。仙道衰弱,灵气溃退,炼化妖灵就是许多修士找到的出路,毕竟尚仙本人也是颇负盛名的炼器师,可他还从没见过这样的妖灵。
说起来,之前那个老家伙好像也是为了这事来烦自己的吧。
拉回尚仙思绪的是一振怪声。他狐疑地看向团子,啊,大概,好像,这家伙饿了。
团子发现了尚仙玩味的眼神,吃力得摆出攻击的姿态,大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架势。
“罢了。”尚仙从芥子空间拿出剩余的红烧猪肉,小黑立刻扑上去大快朵硕,此刻,它无所畏惧。
“我也不需要用你炼器,”尚仙越发好奇这神奇的灵物的品种了,“不过我倒想收集一些你的信息,你有名字吗?”
团子小小的一个,进食速度着实快,猪肉已经被它吃得差不多了,它含糊不清地回了一句:“小黑。”
“……”尚仙在努力保持人设,他,在努力。
小黑察觉到了,它用凶恶的眼神盯着尚仙,吃完了最后一口猪肉。
“别在意了。人们(亲妈)不都这样说嘛,贱名好养活啊。”尚仙又掐了个诀清理好小黑,把它踹进怀里,“再说,你不就实力弱,长得丑,饭量大嘛……”
小黑,小黑听了很感动,继续用凶恶的眼神试图杀死原型毕露的尚仙。
一人一丑就这样踏上历练(养成)之路。
——分——
“你啊,食量真是大啊,莫不是只猪妖?”尚仙保持着“高岭之花”模式,嘴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做,当然,这也有小黑能让他放心原型毕露的原因在。尚仙还在继续“攻击”,可转眼又点了几道菜。
小黑已经完全习惯了尚仙的作态,不屑地背对他,继续试图填饱自己的肚子。不得不说,尚仙说到做到,和他在一起的日子舒适程度是他以前想到不敢想的。一直这样就好了。
“话说,你到底是什么品种,永远也吃不饱的样子……”尚仙心里已经有了猜测,但另一道声音打断了他。
“尚仙上仙,真巧啊,关于上次的事……”一张布满褶子的橘子皮突然出现在眼前。
“啊,又是他。烦死了。”尚仙想着,但他没有再次逃避的意思。修士大多自持尊贵,没有多少人愿意一脸暮气,除非寿元将近,这碰巧就是一位。自从尚仙打出名号后,修真界能烦到他的人不多,这位碰巧也在期中。
“世家啊,麻烦。”
“这,尚仙上仙,三界之中能练出鼎器的人不多了,我也是没办法才敢劳驾您,这报酬嘛……灵脉,神兵,什么都行,只要您……”
“抱歉,尚某才疏学浅,难当此大任。方上仙还是另请高明吧。”
“这……”方上仙还欲说什么,尚仙已经提起小黑准备离开了。
方上仙又眼前一亮,蚊子再小也是肉,这妖兽不知是什么品种,但妖兽踪迹难觅,炼成器好歹也能再托一阵子。“尚仙上仙,这妖兽……”
“不卖。”尚仙踪影已无。
方上仙表情变得阴沉。他身为方家嫡系,何曾这样屈辱过……尚仙这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
“上仙……”“滚!”“这,尚仙上仙手上拿的,似与老祖宗提过的妖兽很像……”
“当真?”
“千真万确!”小厮只是一届凡人,在方家能捞到多少好处,他心里清楚。
“好,快回本家!禀告老祖宗!”方上仙笑了,褶子都记在一块儿,“尚仙啊尚仙,这下你可在劫难逃了。”
——f——
“啧,心真大,还在吃。”尚仙不满地摇了摇小黑,看着它咽下最后一口肉。
小黑不吭声,它知道,眼前这个人又帮它逃过一劫,它讨好地舔了舔尚仙的手。
“啧。”尚仙被它这一下惊到了,还从没人(妖),敢这样接近他这个“人形冰霜”。
毕竟他是主角啊,血海深仇,尔虞我诈……一次一次,他什么时候也感觉到疲倦了呢……疲倦到在一只妖物面前展示自我……
“喂,你该不会是……”话音未落,尚仙察觉到什么,本能地将自己所有阵法符藺都祭了出来。
果然,下一秒,震天的轰炸声传来,尚仙毫不怀疑,要不是自己本能的动作,自己现在身在何处还是个未知数。“怎么啦?”小黑惊得靠紧尚仙。
“傻子。”尚仙笑骂,同时不断地加固结界,心里越来越紧。
“尚仙!快交出妖孽!”结界外传来方上仙嚣张的叫声,“我方家老祖在此,这次定要捉拿饕餮凶兽!”结界外确实传来一阵恐怖的压力。
“啧,麻烦了。”饕餮凶兽?尚仙看了看脚边的小黑,小黑也看向他,“傻……”话到嘴边尚仙莫名说不出口了。“喂,小黑听到没,你是上古凶兽啊……”
小黑没吭声,又蹭了蹭尚仙的裤脚。
“饕餮应该都很厉害吧,等会结界破了,你就从阵法东门飞走……”
“不要。”
“……喂。”
“其实你可以把我丢出去,反正我就是个妖孽……你不一样,你……比我值得活下去。其实这些天我活的很好,也活够了,或许早该活够了……”
“闭嘴!”
没给尚仙更多说话的余地,结界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破了。
正如每个主角都会有弱点一样,尚仙也有,他,没有直接攻击的强大武力,事实如此,他像一片破败的枯叶,被方家老组狠狠压进了地里。
“要遭。”尚仙想,可他喊出来的却是:“傻子快跑!”
没有更多机会了,方家老祖下一击已至,不可一世的尚仙上仙像一个凡人一样,血溅了出来,泼在身旁始终无动静的小黑身上。
“尚仙勾结凶兽意图破坏修真界安宁,已诛杀!”
“诛杀!”
这是什么?好美味?小黑愣愣地走到那一团血肉中,本能地张开嘴,大肆吞咽起来。
“老祖,你看!”有一个修士发现了不对。
“什么?”
那一团血肉七零八落,不一会儿就被吃完了,与此同时,小黑也在发生变化。
“老祖……是饕餮!”
下一秒,他也变成了七零八落的血肉。
唔,好撑,但这些人好吵,还是吃掉吧。
怎么回事,好涨。
好多血啊。
唉?
尚仙呢?
啊,在我肚子里,我,吃了他啊……
我……
—— ——
“听说了嘛?南山出现了凶兽饕餮!”
“是啊,我还听到一声巨响!”
“唉,据说是某位大能自爆内丹和凶兽同归于尽了……”
“还好,世间依旧太平。”
“是啊,还好世间依旧太平。”